顾犇:我这30年 ——一个图书馆员的心路历程

顾犇,生于上海,管理学博士;研究馆员; 国家图书馆外文采编部主任;中国图书馆学会资源建设与共享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一提起30年,就有人问:什么是30年?从官方来说,是国家图书馆总馆南区(以下简称国图一期)建成开馆30周年;而从个人来说,是我在国图从业30年。

 

1

 

宏伟建筑,历史意义

 

2017年10月12日是国图一期建成开馆30周年,我参加了国家图书馆总馆南区建成开馆30周年纪念展座谈会等纪念活动,遇见了各路嘉宾。一期工程是国图走向现代化的重要标志,被誉为我国图书馆事业发展史上划时代的里程碑,曾入选新中国成立60周年百项重大经典建设工程

在座谈会上,我感触较大的是当年(1987年)青年突击队指导员马小林的发言,他说突击队精神永存。当时的共青团员都参加了突击队,负责处理搬迁中遇到的各种问题。我那时刚从复旦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到馆,老同志们认为我是高学历人才,不适合做体力工作,没有让我参加青年突击队,这成为我人生中的一个遗憾。突击队不分上下级,领导和员工亲如一家,由于加班没有吃饭,于是领导就把自己的面包分给大家吃,这事到现在还被大家传说。

那时候国图搬家,没有搬家公司,主要靠自己,当然还有解放军战士作为主力鼎力相助,一卡车一卡车地搬运。

图片

 1987年10月在北京图书馆门口

 

负责国图一期建筑的设计大师张锦秋院士的讲话引起了我的共鸣。她认为国图一期建设既是行业内部的事情,也是国家拨乱反正后公共文化发展的一个象征。

当初很多人并不喜欢一期建筑,20年后却越来越爱它了。
30年,人一辈子也就两三个。国图一期建成开馆30周年纪念活动勾起了我的很多回忆,感受到了种种情怀。也许只有缺少的东西,才觉得珍贵。
图片
顾犇(2019年3月摄于天安门广场)
 

2

 

卧虎藏龙,脚踏实地

 

我第一次见到的馆领导是后来担任文化部副部长的艾青春先生。他说:你到国图一定有用武之地,邵文杰是你的榜样,他学理工科,却通晓多国语言,还写了不少社科类文章,他需要一个接班人。我心里暗想,这正是自己兴趣所在,也能发挥自己的外语和知识面特长。

到国图第一天,邵老师就给我几本不同语言的书目。我大概看了两三天,不太摸门。我一面看目录,一面练习打字。当时没有电脑,打字是基本功,我也一直喜欢打字机,学起来特别带劲。我打字的声音,周围办公室的同事都听见了,他们有些好奇,于是我有点出名了。正式工作后,我每天用打字机记录选书内容,保存在案头六屉小目录柜里备查。我成为打字快手,一次部门举行打字比赛,我得了第一名。后来有了电脑,我轻车熟路,学习使用键盘一点不费劲。

现在部门库房里还有我收藏的邵老师使用过的长滚筒打字机。邵老师当副馆长后,我拿了他的长滚筒打字机来用。这个打字机由波兰语打字机改装而成,可以打A3纸,可以打英语和法语字母,通过键盘组合打法语和德语重音(或变音)字符,还可以打@”“#等符号,有自定义表格键等功能,这在早期的打字机里是不多见的。

图片

 

3

 

博学多才,为人师表

 

前些年国图社会教育部与我商量馆史录像,谈到我刚到馆时的事情,勾起了对往事的回忆。

馆前我对图书馆工作没有任何概念,但很喜欢图书,喜欢图书馆,喜欢北京这个城市,于是我就从上海来了。到馆后,领导一直让我在宿舍等待,说最近国图正在搬迁,比较乱,安排不开。看着宿舍里其他人都去上班了,我有点不自在,于是就读书。过了大概两个星期,终于让我上班,书刊资料采访委员会主任邵文杰负责带我工作,算是我的师傅和上司。

 

十多年后,时任书刊资料采访委员会副主任金凤吉告诉我:当时部门领导以为你是找不到工作,通过走关系,领导硬塞进来的,不打算要你。不过,其他部门争着要我,比如原参考部主任曹鹤龙几次向馆领导提出要我过去,都没有得到批准。后来曹先生经常说我看不上参考部,我实在冤枉。当时参考部是国图层次最高的部门,员工间有一参、二编、三阅览的说法。

我工作效率高,新点子多,高标准完成日常事务,还补充了缺藏图书,得到领导认可,邵老师经常带我参加外事活动,金老师也成为很好的朋友。1989年书刊资料采访委员会撤消,原班人马成立外文选书组,我当组长。工作不到两年就当组长,这在当年很少见,当然是破格。不料我在组长岗位上一干就差不多十个年头。

邵老师和我父亲同年,学过英语、俄语、波兰语等,喜欢音乐,热爱图书。他修养好,是很多人的偶像,我自然对他怀着敬仰之心。他喜欢音乐,每天晚上我很晚走,他也在办公室听音乐。

在那个年代,国图本科生也没有几个,来个硕士研究生令大家感到惊讶。有人责怪领导不会用人,耽误人才;有人说我是学习成绩差,找不到工作才到图书馆。对当时还很年轻的我来说,在这样的环境下能挺过来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现在的年轻人大概难以想象当时的情况。

根据邵先生的口述回忆,1980年代,胡耀 邦同志对科技发展很敏锐,注意到科技进步对社会的影响。《第三次浪潮》《大趋势》等书的出版预示着信息时代即将来临。副馆长胡沙(曾担任中国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使、《光明日报》副总编辑)推荐外文采编部购买这几本书,邵先生阅读后写了书评,胡沙先生介绍到《光明日报》发表,引起轰动。这些事情改变了人们对图书馆员的看法:图书馆员不应只会采访和编目,图书馆是值得动脑筋的地方。随后国图风气逐渐改变。

我刚到馆时,国图科研风气不是很强。别说都要有学术成果,就算你在大家喝茶聊天的时候写点东西,别人都会说你利用工作时间干私事,对你有意见。邵老师一直是我的榜样,我养成了工作之余从事科研的习惯,受益匪浅。

 

 顾犇与邵文杰先生合影

 

4

 

言传身教,业务入门

 

       到馆上班前,行政部门领导告诉我:你们部藏龙卧虎,有国际知名专家。

       谁?

       到书刊资料采访委员会第一天,我看见一位老师穿着西服在过道里搬箱子,就上去帮忙,他也不让。回头一问,才知道是副主任、国际知名的日语专家金凤吉。那些年的早晨,我们都能听到他在图书馆院子里朗朗的读书声音,他要把文 革期间失去的补回来。金老师的日语比一些日本人还地道。

 

金老师的精神激励着我不断进取,爱岗敬业1989年我担任外文选书组组长后,在工作上,努力使外文图书采访更上层楼;在业余时间,喜欢翻译和看人文学科图书,根本没有想到要做图书馆研究。一天金老师对我说:你在图书馆工作,得做一些图书馆研究在他的督促和指引下,我尝试着写了几篇文章,分析图书采访中存在的问题,逐渐走上了图书馆研究道路。截至目前,我已经发表100多篇文章、几百万字译文,以及编、写、译著作20种。我37岁晋升正高职称,43岁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金老师为人处世有原则。他说,做翻译是为人服务,不能有自己的感情色彩,不管别人说什么,都要翻译出来,不能敷衍了事,不能贪污。在一次外宾接待上,一个翻译听到日本客人说酒话,不太礼貌,不敢翻译,就在一旁微笑,我方领导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对这样的翻译很有看法。他还认为,在宴会上做翻译,不能考虑自己吃多少,而要随时关注主人和客人在说什么,及时翻译,所以每次宴会,他都吃不饱,回家后会吃点心。
我住双榆树青年公寓时,父母来京探亲,住了一阵。金老师知道后,去大钟寺买了一箱水果送到我家里,没有一点领导架子。我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感觉很温暖。

 

5

 

文明礼貌,从我做起

 

参加新员工培训,胡沙副馆长介绍我时说我会很多门外语,是个人才。半年后他就离休了,走之前叫我到他办公室去,说有些事情需要我帮忙,其实是让我帮忙收集马克思主义文献资料。与胡馆长接触不多,但他有三件事情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抓文明礼貌;抓厕所卫生;抓宣传工作。

抓文明礼貌就是要求服务窗口要文明用语,在馆内按规定接听电话:您好,我是外文采编部,请问您……当时编制的文明礼貌手册》影响很大,刚开始时大家不习惯,久而久之越来越体会到重要性。因为1987年国图一期开馆前后,员工数量急剧增加,人员构成复杂,统一进行文明礼貌教育很有必要。

胡馆长长期从事外交工作,对礼仪很有讲究,西服如何穿,领带如何打,车如何坐,都有要求。比如,和领导一起坐车,人们习惯性客气地让领导先上,其实这不仅不礼貌,反而令领导尴尬——先上的人要从车门口到里面去!

他喜欢交际舞,图书馆时不时举行舞会,培养了一批舞蹈爱好者。

厕所是一期工程的一个亮点,多,干净,甚至有玻璃窗,这在当时其他地方很少见。那时有同事看不惯,批判其为全盘西化

当时卫生检查非常严格。我曾担任爱卫会委员,和其他委员到各个部门检查卫生,一些人戴白手套到处摸,看是否有灰尘,甚至连柜子顶、书桌抽屉缝、墙角等地方都不放过。到现在我还坚持定期打扫办公室,甚至打扫库房。

据一位曾在行政部门工作的同事回忆,第一次做馆服时,胡馆长已离休,他在馆长办公室批评一位副馆长,大意是图书馆员是一个高贵的职业,怎么能穿制服,而且还那么难看!他们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他们给我们留下的不仅是一栋新楼,还有一份精神遗产,我们应珍惜。

图片

顾犇(摄于国家图书馆)

 

 

6

 

单身岁月,世外桃源

 

国图百年馆庆展览中有一个文津街分馆建筑模型,我收藏有国图各种模型的图片,但文津街分馆模型是第一次看到,勾起一些有关居住的回忆。

1987年毕业前到馆谈工作时,领导说有单身宿舍,硕士研究生一人住一间。但报到后,领导说单身宿舍仍在用于新馆建设总指挥部,要克服困难,过渡一段时间。我们当然支持,被安排到文津街分馆新腾空的平房仓库居住,这里从来没有住过人,没有卫生间和取暖设备,甚至是一个下雨漏水、刮大风要乘凉的地方,更没有想到一个房间住六人。

半年后我们几个硕士被安排到文津街馆区腾空的办公室居住,总算是楼房了,供暖条件好很多,两人一间。但是,每天需要骑自行车到白石桥新馆上班,冬天披着军大衣,到馆时脚都冻麻木了。我们经常穿胡同走小巷,对西四的交通十分熟悉。

又过了半年,我们搬到白石桥新馆招待所的平房(现在单身宿舍东侧二期车库入口处)。是一个大杂院房客们互相串门,甚为热闹。平房不隔音,隔壁拓先生经常高谈阔论,我们无法安静写作或休息。20多年后,拓先生成为古籍拍卖行业名人。一对青年夫妇时常打骂,其他人不敢管,我喜欢管闲事,就劝他们,劝架的人反而挨骂。

1989年终于住进了单身宿舍,但领导没有履行诺言——一人一间,硕士稍好一些,两人一间。从此以后,我有了比较安定的生活环境,译著《简明牛津音乐史》就是在这里翻译的。记得我当时经常工作到深夜两点,室友大概不能休息得很好,我十分歉疚。当时的邻居中,为百年馆庆设计展览的佟博先生住我隔壁;经常一起喝酒的老魏后来成了出版人,老董成了某机构的领导,老寇当了老板,南京图书馆的沈燮元先生人老心不老,关心各方面的新闻,不过读书几乎是他生活的全部

 

1992年5月在单身宿舍里翻译
 

住宿条件好了,但伙食跟不上,于是自己做饭。个别人条件好,拿煤气炉做饭;条件差些的,用电炉或煤油炉做饭。我开始用电炉,后来用打气式煤油炉。当时冰箱是奢侈品,常温下储存最多的东西是面条、西红柿、鸡蛋和香肠。

单身宿舍印象最深的事情不少:

一是经常聚会,周末一起吃饭喝酒。

二是用水冲的方式制作冰镇西瓜——当时北京的自来水是地下水,很凉,足以制造出冰镇效果,但不知道浪费了多少水!

三是油盐酱醋经常不翼而飞。刚开始时邻居偶尔没有油盐酱醋,于是借一下,后来偶尔变成经常变成”——虽然不值钱,但要用的时候没有,难以容忍。

四是大家直接把剩饭菜往水槽里倒,水槽经常堵塞,我经常充当义务清洁工。

五是用电炉的人多,经常电路跳闸,大多数是文科出身,没人敢动总闸,我在紧急时候充当电工

六是门锁质量不高,经常损坏,我用过各种方式开锁,最严重的是用脚踢直接破门。

图片

 1994年单身宿舍朋友聚会(顾犇、全根先、翟安鱼、沈燮元、魏文峰、董耀鹏)

 

1993年我分到一套一居室,告别了单身生活。单身生活很艰苦,但也磨练人。

2005年国庆节我骑自行车去文津街分馆,拍摄了各个角落,觉得建筑很美,环境很幽雅,恍如世外桃源!住在那里时怎么没有好好欣赏呢?

图片

文津街国家图书馆古籍馆

 

 

 

7

 

国际舞台,兢兢业业

 

       2005-2013年,我参与国际图联编目组常设委员会工作近八年,之后担任国际图联《国际标准书目著录》(ISBD)修订组通讯成员、《意大利图书情报学刊》编委、《国际图联杂志》编委、国际图联《书目记录的功能需求》(FRBR)修订组成员、国际图联UNIMARC永久委员会委员等职务,参与了很多的国际专业活动。
图片

 2006年在首尔国际图联大会发言

 

      国际图联的工作经常是深夜,熬夜是常有的事情。我在国际舞台十多年间的主要活动包括:
(1)负责组织把重要的业务文件翻译成中文,包括:
——《国际编目原则声明》(ICP)、
——《书目记录的功能需求》(FRBR)、
——《规范数据的功能需求》(FRAD)、
——《数字时代的国家书目:指南和新方向》(National bibliographies in the digital age:guidance and new directions)、
——《IFLA编目原则:迈向国际编目规则,4——第四次国际图联国际编目规则专家会议报告书》(IFLA cataloguing principles:steps towards an international cataloguing code,4:report from the 4th IFLA Meeting of experts on an international cataloguing code)(德国K.G.Saur出版社,2007)。
自己翻译了ISBD统一版的两个版本——《国际标准书目著录(统一版)》(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8年3月)和《国际标准书目著录(ISBD)(2011年统一版)》(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2年4月);并提供中文样例,包括在各种语言的样例(FullISBDExamples)之中。此外,完成了《无名氏经典著作:中文文献》的起草。

图片

(2)参与图联大会编目组分会场论文评审工作,包括2006年(韩国首尔)、2007年(南非德班)、2008年(加拿大魁北克)、2009年(意大利米兰)、2012年(芬兰赫尔辛基)。每年组织志愿者翻译编目组、书目组、UNIMARC核心活动等分会场的发言,特别是几乎翻译了所有编目组的大会发言。
       (3)撰写《编目组通讯》(SCATNews)通讯稿(7篇),介绍中国图书馆界工作进展,包括第23期(2005年6月)、第25期(2006年7月)、第26期(2007年1月)、第30期(2008年12月)、第36期(2011年12月)、第37期(2012年6月)、第41期(2014年6月)。
      (4)大会发言,包括2006年在韩国国家图书馆召开的国际编目专家大会(IME ICC4)上做题为《<中国文献编目规则>和<国际编目原则>之间的异同》的发言,担任筹备委员会委员,作为第一工作组(个人名称)组长主持第一分会场的讨论;2006年在韩国首尔国际图联大会上,在书目组分会场做题为《中国国家书目的进展》(National Bibliographies:the Chinese experience)发言;2011年在波多黎各圣胡安国际图联大会上,在迎新会(Newcomers' Session)上介绍国际图联大会的经验。
(5)在国际图联工作,除编目专业工作外,最骄傲的是中文工作语言的工作。早在1997年我参加哥本哈根国际图联大会,代表团就临时动议,希望中文成为工作语言。因为我打字快,大家让我临时找电脑输入后打印出来。遗憾的是这个提案没有通过。后来我国图书馆员经过多年努力,到2006年中文语言工作组成立,走过了艰难的道路。2006年我在快报组帮助校对稿子,2007年作为同声传译组的领队,获得圆满成功。
图片2019年国际图联年会(雅典),与吴建中馆长合影
 
(6)在担任《国际图联杂志》编委六年间,每年审稿五篇左右,也参加编辑部会议,讨论杂志的发展方向。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国家书目的工作曾一度暂停,我发现这个问题后,积极参与国际图联相关工作,并在大会上发言。然后把国际经验介绍到国内,及时翻译《数字时代的国家书目:指南和新方向》,对若干年后重新启动的国家书目项目有重要的推动作用。2017年11月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明确规定国家图书馆负责国家书目的编制工作。
参与图联工作有两个特点:一是“义务”,没有任何报酬;二是“分享”,及时将相关信息分享给我国同行。

图片

 2011年3月在国家图书馆书库

 

8

 

精神传承,面向未来

 

这30年是我人生最好的时光,很长,很重要。这30年如果放在图书馆事业史上,只是一朵小小的浪花;如果放到人类乃至宇宙历史看,更是一瞬间!

回顾自己这30年,就是在前人道路上的传承和发展。前辈言传身教,有使命感、责任感和远见,带着感情和情怀做事,而不只是作为谋生手段和晋升阶梯。如果后人能继续走下去,事业必将更兴盛,国家必将更繁荣。

我目前和今后要做的事情,不是自己继续取得更大的成绩,而是要培养更多的青年骨干。长江后浪推前浪,但愿我这一朵小浪花融入大浪,在历史长河中奔涌浩荡……    

  • Hits: 770

"芝麻团长"赵艺超

我有时自称是坐拥几个亿(估计还不止)不敢发圈怕被追杀的图书馆员。

——赵艺超

被访人:赵艺超,武汉大学图书馆学专业毕业,别号“芝麻团长”,服务于深圳宝安图书馆。在图书馆员的主要工作以外,还兼图画书翻译、书评人的身份。她被评为2013年中国书业年度阅读推广人,深圳市首批十大优秀全民阅读推广人。她也是深圳年度十大童书、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的评委。

 

邓咏秋采访整理

图片

赵艺超(芝麻团长)

 

01

 

一、图书馆学专业毕业后,如何成长为一名懂儿童阅读的专业馆员?

 

武汉大学图书馆学专业学习的四年让我对这个专业和图书馆员这个职业种下了热爱的种子。
毕业后我来到深圳宝安区图书馆工作,并不是一开始就来做儿童馆员岗位。我先是从事二次文献开发和参考咨询工作八年,这八年的工作对我的帮助是:坐得住冷板凳,积累了大量的跨学科领域知识,对文献信息的敏感度得到训练。
图书馆的核心业务是服务,服务过程中你就会与读者有交流,有故事,无论你在哪个岗位上。在参考咨询岗位上也发生了一些故事。有一位当时在区政府任职的读者,每期追看我编的内参,一直误以为我是男的。后来因缘际会见面了,还成为朋友。我最近让一群企业家读者迷上了图画书,愿意为推动童书出版与阅读推广做一些事,我感到很有成就感。
身为图书馆员,我们就是通过我们的专业在为读者服务。你会得到很多来自服务对象的感谢。我们也是社会的纽带,可以通过我们微薄的力量把社会上有余力有爱心的力量(比如志愿者)连接越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我们会因为帮助他人而获得成就感。如果你享受为他人服务带来的被需要的快乐,欢迎你加入我们的行列。

2004—2008年,我开始从事主要面向成人的阅读推广工作,在图书馆开办讲座、英语沙龙、展览等各类阅读活动。这些工作对我的帮助是:了解读者对图书馆动态服务的需求,积累了与相关单位和各种资源合作的经验,以及如何举办各种类型的阅读推广活动的经验。

2008-2016年我调到深圳少儿图书馆工作,开始少儿馆员生涯,重点关注童书的推荐与儿童阅读推广。

2016年以后,我又回到了宝安图书馆。2016年—现在,我的主要工作是:全民阅读推广,包括儿童阅读推广,也包括成人的阅读推广等。

图片

2011年 赵艺超策划并发起深圳市故事讲述人研习班(阅读推广人培训班的前身)

2010—2016年在深圳市少儿图书馆创办”喜阅365亲子共读计划“。为3—9岁亲子家庭提供全方位的阅读指导与服务。同时,策划并发起深圳市阅读推广人培训班,培养了一大批至今仍然活跃在儿童阅读推广一线的专业阅读推广人。

图片

 深圳少儿图书馆的“喜阅365亲子读书会”活动现场
2016年至今,我们在宝安图书馆策划并发起“阅读家成长计划“。为0—18岁未成年人及家庭提供各类阅读指导与服务,探索如何为婴幼儿及青少年提供专业的阅读指导,并持续对阅读推广人培育进行研究与实践。

图片

“阅点点”婴幼儿读书会

图片

宝安图书馆青少年读书会

图片

儿童阅读推广人团队,左一是赵艺超

图片

宝安图书馆青少阅览室获奖图书专架

 

动物小说专架,旁边还有科幻主题专架

 

咏秋问:你认为,做好少儿馆员和阅读推广的关键是什么?


深耕阅读本身,熟悉国内外优秀童书,理解各类童书对儿童成长的价值而不是浮于搞一场场热闹的活动,不满足于沦为活动组织者的角色。

02
二、说说你当童书评委那些事吧?

我的主业是图书馆员,图书馆员的基本功是懂书,对书有专业的眼光和判断。我被邀请担任国内各类童书奖项的评审。如果我们坚持做专业的少儿馆员,童书界肯定会认可和尊重我们。

我当评委,首先是我读的童书多。后来很多少儿出版社的编辑有好的童书出版后就寄给我,我在图书馆也利用各种业余时间抓紧读童书。

咏秋问:社会上有些人以为图书馆员就是上班时间读书看报。

我们上班有很多行政和服务工作,能静下来看书的时间寥寥无几。读书主要是占用业余时间,比如晚上和周末。

其次,因为读得多,再加上图书馆是公共文化服务机构,儿童图书馆员培养了我对儿童的了解,我只推荐对儿童来说真正好的书。其他的,比如人情,我都不看的。所以后来了解我的编辑都不会再提这种要求,只是想把新书让我知道。如果确实好,不用认识我,我也会真诚地推荐的。

图片赵艺超主持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颁奖礼(2017年)

图片

主持大卫•威斯纳的论坛演讲并与威斯纳交流

 

赵艺超和几米、方卫平、王淑芬

图片

赵艺超参加童书评选与论坛的代表证

 

咏秋问:当童书评委时,你认为图书馆员有什么优势?

 

我们图书馆员如果看的书足够多,就能更清楚地知道国内外童书的整体发展水平。出版社编辑有时只闷头做自己的书,只知道自己社里出的书,却不知道别人家出了哪些好书。和出版人聊书,他们有时没有办法对整个童书市场做出横向的比较和判断,但这一点却是我们儿童图书馆员的优势。图书馆员阅读众多优秀童书出版社同期出版的书,品质高下,会非常清楚。所以参加童书评奖的时候,也很轻松,因为过眼的书多,出版业近几年的整体水平都在心里。

 

图书馆界和出版界是亲密合作,优势互补的。我们能读到这么多好书,这要特别感谢编辑的付出。编辑很值得我们尊重。“编辑是图画书创作的真正导演”,我最近一直在琢磨周翔老师这句话(出自他在2021年第十一届信谊图画书奖颁奖典礼活动上所说)。听创作人分享创作历程,你更加会有这样的体会。一本优秀图画书最终的呈现,编辑的功劳太大了。我有很多编辑朋友。图书馆员要关注出版界的动态,及时了解新书信息,出版界的一些优秀的作者资源和图书资源,我们要密切合作。我个人是童书的受益者,一直也想为童书的繁荣发展出力尽力所能及之事。每个人都可以不局限于他的行业本身。只要有热爱,便可以创造出更大的价值。如果能够去跨界、融合,往往能产生出更大的效应。

 

 

赵艺超翻译的图画书,方言童谣集《荷花荷花几时开》是她带领阅读推广人共同采编的

03
三、你爱图书馆员这个职业吗?
我周围的人都认为图书馆员是世界上最奢侈的职业,可能有我这个图书馆员的影响。我有时自称是坐拥几个亿(估计还不止)不敢发圈怕被追杀的图书馆员。图书馆是知识的宝库,你想要学习什么,近水楼台,在下班以后,把要参考学习的书、孩子要看的书借回家,这是只有图书馆员才有的隐形福利

图片

坐拥书城。宝安图书馆二楼阅览区,每个座位配了插座  来自:ShenzhenLOOK 作者:vesa

我很适合去讲如何爱上当图书馆员。好多孩子因为常来图书馆参与我们的活动,也会向我们敞开心扉,说出他们对图书馆员这个职业的向往。这是我经常听到的。

 

赵艺超在给志愿者做培训

图片

赵艺超在中山市中山纪念图书馆业务交流,她还应邀给河北大学图书馆学专业学生讲课

 

咏秋问:我经常听到你的别名芝麻团长,为什么会有这个名字?

芝麻团长就是我为从事儿童阅读而起的名字。为了和孩子们没有距离。孩子们叫我芝麻团长,我就再也不是他们的老师,也不是他们的阿姨,我和他们可以平等地聊天了。

 

04
四、对少儿馆员的建议是?
1. 懂孩子
懂孩子这三个字,看起来简单,实际上是最难做到的。一名专业的少儿图书馆员要能够理解儿童的内心,同理儿童的情感,了解儿童的需求,始终和儿童站在一起。对于图书馆员来说,有一个了解孩子非常便利途径——多做关于亲子阅读访谈,并通过访谈积累案例。图画书的阅读大部分是通过亲子之间来完成的,不同的家庭,不同的亲子互动方式,阅读同一本书后的阅读效果往往也大不相同。因此,倾听并收集不同家庭的阅读反馈,能够为图书馆员提供更多元的视角,更丰富的观点。

图片

赵艺超与小读者们在一起
图书馆员最有这个优势。我的很多经验都来源于不同的人对同一本书完全不同的反馈。经验多了,你就会知道把什么书推荐给什么特定的人。做推荐书目有就有的放矢了。也可以做出个性化定制书目了,有时候我的定制书单也被对方认为是“开药方”。我平时常在少儿图书馆员和童书评委两个身份切换,童书评选侧重好中选优,这个“好”常常要从创作的角度去评价。而图书馆则是为书找合适的人,为人找适合的书,对少儿馆员的要求更高,考验的是馆员的综合专业能力。

图片

赵艺超的定制书单被服务对象认为是“开药方”

持续不断地练习,更多地倾听儿童的阅读感受,品鉴童书时就越能从儿童本位出发。

一个小案例:

以聊斋故事《白小王偷鸭》为例,同样是四岁的孩子,一个读完感觉到故事里“人的身上长毛太可怕了”,另一个却觉得“很好玩”、“很搞笑”,有一个小学四年级的孩子读完的反应是一把抱住妈妈说:“妈妈,我知道你平时说我都是为我好的”。有些成人读了这本书觉得说教味太重,很难接受。另外一些人读了,却觉得很疗愈,不管自己被长辈、领导批评了,还是自己平时没有控制好情绪对他人发了脾气,都因为这本书有所释然。多多进行这样的阅读个案积累,并能从中分析不同个性、不同成长经验的人对待问题的看法和角度,在评价图画书时,就能站在各方的理解层面上去做判断。

图片

宝安图书馆的图图姐姐讲故事

2. 懂书
想要懂书,最核心的还是要多读。俗话说“火眼金睛”是炼出来的。童书品鉴的专家也是以海量阅读为前提练就的真功夫。同时还要寻找不断进阶的道路,在与儿童和阅读相关的专业领域持续拓宽自己,才能不断提升儿童图书馆员的专业能力。

    3. 开放的心态
面对不断推陈出新的童书,能够时刻放空自己,抱持一种开放、接纳的心态,总是提醒自己要站在孩子的角度去学习和欣赏,理解童书的广度和宽度会更上一层楼。

图片

  热爱童书的少儿图书馆员团队

 

【咏秋后记】赵艺超是我的师姐,她是图书馆内外都有名的擅长儿童阅读推广、童书推荐的专业人士。因为共同受邀担任深圳十大童书评委,我们几乎每年在深圳见面。我很佩服她的专业性,每次交流,都被她发自骨子里那种对专业与职业的热爱与自豪感所感染。我不仅听到深圳两所著名小学的校长(熊佑平校长、袁晓峰校长)对她儿童阅读推广能力的夸赞,后来我还在业内听到范并思教授和王子舟教授对她的夸赞。有一次我去给馆员讲专业情怀,我举了三个专业馆员的例子(吴建中馆长、清华大学的王媛和她)。她能做得这么专业,这里面离不开个人的机缘与努力,但是我相信她的故事会带给同行启发,也让更多人了解图书馆员这个职业。赵艺超还为有志于儿童阅读推广的人、少儿馆员、家长开了一些推荐书目,详见下方。

 

赵艺超推荐的图书

赵艺超:给儿童阅读推广人的推荐书目


赵艺超:孩子爱不爱读书,你说了算

 

读过这10本书的孩子,都开开心心地上学去了

 

推荐书目——人物传记类图画书,适合3—10岁

  • Hits: 819

故事哥哥 | 我是这样的图书馆员

我在图书馆讲故事

王岩,文学博士,副研究馆员,儿童图画书研究者。任职于国家图书馆少年儿童馆。参与编著《绘本润童心——心理成长图画书导读》等儿童阅读指导类图书。参与策划改写图画书《骄傲的武士》。目前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项,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规划资助项目“原创图画书海外传播研究”一项。

阅读全文: 故事哥哥 | 我是这样的图书馆员

  • Hits: 366
Cron 作业开始